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網球大腕缺席中國賽事 打響中國網球品牌非一日之å

金秋十月,世界網球賽事移師亞洲,泰國、東京等地賽事紛紛粉墨登場,作為重頭戲的中國網球公開賽和上海大師賽更是在一派喜氣中接連登場。無奈兩項賽事卻受到“寒潮”侵襲:世界頂尖球星紛紛缺席,一片蕭索景象讓球迷抱憾哀歎。

  啟用了嶄新的鑽石球場,提高了賽事級別,滿8周歲的中國網球公開賽力圖打造一個璀璨如“鑽石”的“第五大滿貫”。但現實卻令人倍感失望:中網居然成了今年全年ATP賽事中明星退賽的“重災區”,先是莎拉波娃(微博)、克裏斯特爾斯、威廉姆斯姐妹等女網大牌們紛紛爽約,就在中網正賽即將打響之時,世界排名第一、男單衛冕冠軍德約科維奇宣佈因傷退賽,北京終究還是沒能等到一位現任世界排名No.1的大駕光臨。真實理由可想而知:整個賽季戰績過於輝煌的負面作用就是塞爾維亞人將近10個月的超負荷運轉,無奈之餘只能“犧牲”亞洲賽季來為征戰賽季末的收官大戰——倫敦總決賽積蓄能量。級別更高的上海大師賽呢?同樣未能倖免,當今男子網壇“四巨頭”中,只有納達爾和穆雷前來。小德繼續高掛免戰牌,連人氣最旺、來中國參賽次數最多的費德勒也選擇了放棄參賽,改飛馬爾代夫海島與妻女享受開心假期……此外,達維登科、索德林、孟菲爾斯、德爾波特羅、加斯奎特、切拉等人也高掛免戰牌。掐指一算,退賽的8人當中,居然包括了4名世界排名前十的選手!

  對於北京中網與上海大師賽這樣的年輕網球市場來說,頂尖球員缺席直接降低了球迷觀賽的熱情,也損害了主辦方辦賽的權益和賽事品牌。對還未形成氣候的亞洲賽季來說,如何吸引大腕將是一個亟待解決的新難題。

  其實,ATP巡迴賽中為期三周的亞洲賽季安排還是相當用心的:第一周250分賽的泰國公開賽和馬來西亞公開賽、第二周500分賽的中網和日本公開賽,以及最後一周1000分的上海大師賽,逐漸遞增的獎勵積分與比賽獎金絕對可以完全滿足不同選手參賽的需要,但是最致命的是被看做“雞肋”的賽期本身。

  中網、上海大師賽所處的亞洲賽季被安排在整個網球賽季的末段,大牌球星經過一個賽季的征戰,早已是身心俱疲。特別是四大滿貫結束後,整個賽季積分排名座次基本敲定,年終總決賽席位也瓜分完畢,大牌球星可謂拔劍四顧心茫然,參賽熱情和動力嚴重削弱。此時要想動員他們從歐美老家長途飛行好幾千公里來中國參賽,除了拿不上臺面的昂貴出場費,實在是找不到其他更好的理由。雖然上海大師賽屬於“強制參賽”8站大師系列賽之一,但球員們誰不想暫停腳步喘口氣?於是就以養傷為藉口,小傷大養,“傷退”成了最熱門的詞。

  然而,亞洲賽事並非都毫無吸引力。與中網同時開打的日本網球精英賽,納達爾和穆雷都參加了,並雙雙殺入決賽。為啥他們更加瞧得上日本的比賽呢?利益使然。其實,如今的體育商業化已經發展到極致,球員參加什麼賽事與球員的切身利益緊密相關。一個球星在某個國家擁有巨大的市場,即使再忙也會抽身參加該國的賽事,品牌代理等進項甚至遠遠多於奪冠獎金。納達爾從去年才開始參加日本精英賽,也是為了充分挖掘自己在日本的商業價值。在這方面,該學習的不是中網,而是中國網球商業運作。

  事實上,作為世界網球版圖上的新大陸,中國網球賽事組織、推廣、高水準網球選手培養和網球人口增長,以及地緣等方面,與歐美賽事還存在一定差距,多種因素制約了大牌球星的出勤率。對網球運動方興未艾的中國來說,創立一個新賽事也許不難,但營造賽事文化、打造賽事品牌卻非一日之功。只有將中網和上海大師賽打造成交口稱讚的成熟品牌,才有可能在贏得球員們的尊重與喜愛之後求得更加長遠的發展。不追求表面繁榮,而是著眼於賽事本身,從各個細節入手,打造百年賽事。當我們真正稱得上擁有“網球底蘊”的時候,世界網球版圖中心離中國就不遠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