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書卷氣女性的風采-1

1.書卷氣女性,人類文明的燈塔
  
  我航行在歷史的瀚海中,想覓得幾位左右人類命運、叱詫風雲的女巨人,卻比奇異的珍珠還稀罕;我仰視文學的星空,想找到些許標名汗青的女才子,竟是晨曦微熹,星輝蒼白,寥寥無幾。我不禁感喟萬千,造物何其偏頗,為何只把榮耀的光環罩在陽剛者的頭上,卻如此冷遇陰柔的另一半?歷史如此不公,為何只把舞臺讓給鬚眉跳縱,卻把那麼多傑出的巾幗掩在幕後?文學何其不幸,那麼多的粗喉大嗓在放肆吆喝,而婉轉清悠的嫋嫋玉音幾至湮沒?
  我對那些野心勃勃的女王們並不頂禮膜拜,她們為躋身政廷,為強勢生存,曾犯下累累罪孽;但是,史冊中的書卷氣女性卻倍放超越凡俗的異彩,給後世樹立了文明的標杆,她們是指引後學者躑躅前行的里程碑,是文學海洋中不滅的燈塔!
  薩福,古希臘時代曾那麼曖昧而又高不可攀的女詩聖,她蔑視虛有其表的貴婦和俗夫,不拘門第和名節,鄙棄世俗的禁忌,坦誠地寫作和歌唱。她自視高潔,我行我素,以大膽奔放的筆觸,訴說愛情的真切感悟和生命中的新鮮體驗,開一代抒情詩歌的先河!
  蔡文姬,多舛的命運讓她顛簸輾轉中原、北漠,世情冷暖和漫天風沙磨礪著她的筆鋒,思鄉的淚水滴成斑斑的《胡笳十八拍》浪漫絕唱。戰亂頻仍,生離死別,身不由己,讓她悲愴滿懷,痛定思痛,寫成字字血淚的《悲憤詩》。蔡文姬,讓文學關照歷史,在現實主義的土壤中開出了傲寒的奇葩!
  李清照,雖自號易安,卻又安逸幾時?享受了短暫而甜蜜的琴瑟之樂後,她飽嘗離別的刻骨相思,又慘遭喪夫之痛,亡國之恥!在梧桐更兼細雨的情境中,詩人鬱鬱難眠。在他人的嬉笑遊樂襯托下,她徒然感歎“蚱蜢舟,載不動許多愁!”李清照,一改長短句在歡場中酬唱娛情逸性的輕浮,家愁國恨盡抒其中,把詞的婉約推向清新抒情的高妙境界!
  
  2.書卷氣女性自強不息之美
  
  由母系氏族到父系氏族,人類歷史似乎在前行,卻又似乎在倒行逆施:當種姓成為區分貴賤高低的標誌,人們卻忽略了孕育自己的母親,千年的偏見和歧視,讓女性淪為附屬,無權,無利,無名分,無自由,甚至被公開的買賣!但是,文明和知識,卻洗去了先驅女性眼裏的陰翳,她們奔走,呼喊,抗爭,為在世俗中的一席之地而戰,為平等的女權而戰!
  盛唐的薛濤,身處偏僻的西蜀,名屬不堪的歌妓,但她不卑不亢,始終保持著獨立自強的人格。她飽學聰慧,不因女兒身而退避三舍,與封疆大吏們坦蕩地交往,與元白等文豪們自如地唱酬,“女校書”的美稱,讓她名揚天下。薛濤熱愛火熱奔放的紅色,寄寓她個性的活潑無羈;薛濤以“蒼蒼勁節奇”的竹子自證清譽,抒發她愛慕貞潔的情懷。她出淤泥而不染,博愛而不亂性,終生未嫁,留下無數美好的傳說。
  喬治?桑,這個身材嬌小、個性狷傲、特立獨行的法國女文豪,她頑強地認為,愛情就是生命,她的一生就是逐愛而生,為愛而美麗綻放,為愛而獻身凋謝!獨特的教養,給了她別樣的個性,喬治?桑鄙視世俗對女性的偏見,她要奮一己之力,衝破傳統對女人的重重枷鎖。於是她用男性的筆名寫作,女扮男裝頻繁出入社交場合,公開向上流社會的權威們大膽挑戰。她毫不掩飾自己對卓越異性的愛戀,把熾烈的愛情無私地獻給了天才詩人繆塞和異域鋼琴家肖邦,成就了他們的不朽英名!她的小說,她的傳奇,她轟轟烈烈的追愛的一生,讓整個歐洲文壇的男士們黯然失色!
  秋瑾,這位近代史上的鑒湖女俠,浙江紹興肥沃的人文土壤給了她靈秀的才氣,也養育了她剛毅堅韌的個性。知識拓寬了秋瑾的心境,她立志高潔,不甘心做軟弱無為的良家婦女;慘澹的現實讓她失望,哀歎“救時無計愧偷生”。為了救國救民,她東渡求學,探索挽救時局的良策。同盟會給秋瑾指明了革命的方向,她躬身踐行,辦學堂啟民智,積極策動推翻沒落的清廷。壯志未酬,秋瑾慷慨赴死,喋血街頭,為民主共和捐軀,她無怨無悔,含笑的英魂永駐史冊!
  
  3.書卷氣女性超凡脫俗之美
  
  單調而乏味的生活,容易讓人消磨銳氣,流於平庸。女人結婚生子,肩負著相夫教子的職責,還要為柴米油鹽而耗盡心神,千年的習俗讓他們難有獨立思考的餘暇,多少睿智才敏的女性湮沒於灶台客廳之忙碌,老於漿洗縫補之辛勞!
  然而,仍有傑出的女性,她們有幸生於書香之家,有幸對文學心存欽慕,本著天生的聰穎,勤奮地閱讀,思考,超越!對真善美的追求,使她們情趣高尚,不拘腐朽的禮法,成就了超凡脫俗的美名。也許生活不如人意,坎坷多磨,也許現實中的她處境尷尬,但是只要胸藏詩情畫意,只要有一雙慧眼,有一只妙筆,浪漫的天國就不再遙不可及!
  蘇小小,那輪錢塘湖中映著的明月,她自幼飽讀詩書,有著不同凡俗的審美觀,她天真無邪,敢愛敢恨,驚世駭俗的舉動給禮教以重重一擊。憑其超眾的才華,蘇小小把愛的傾慕吟誦成詩,熱情洋溢的個性,使她的青春之花開的分外妖嬈。身處青樓,她不愛金玉愛人才,心中只癡情於屬意的阮郎,為愛堅守,為愛殞命,那份忠貞,那份高雅,為她贏得千古豔名!
  謝道蘊,這個童年早慧的奇女子,因詠雪若柳絮而才名遠播,她家學淵博,聰穎過人,不甘心只做針織女紅的賢內助,時不時嶄露其咄咄逼人的文學鋒芒。一場清論,當小叔子王獻之理屈詞窮而汗顏時,謝道蘊慷然出頭,舌戰群士,以她高深的文學造詣,憑她淡定自如的風範,從容解圍,贏得滿堂喝彩,為巾幗揚一番志氣!
  林黛玉,曹雪芹《紅樓夢》中的第一才女,罹遭父母雙亡、寄人籬下的悽楚,也給了她多愁善感的靈性和自立自強非凡的風骨。雖然賈府的森嚴戒規讓人窒息,但依然掩不住她的文采風流。她視功名富貴為身外浮雲,只想在大觀園中找尋到純真的愛情。感物傷懷,她借葬花寄託身世之飄搖無著,命運的悲慘多劫。然而,天妒英才,黛玉終不為俗流所容,芳華早逝,空惹後人無限噓唏。
  
  4.女兒書卷氣充實人生之美
  
  生命如楊花般紛紛易凋,充滿不可預知的變數。亂世的困頓,離散,寂寞,相思,讓多少女兒形容憔悴;對既往的傷逝,對現實的焦慮,對未來的掛懷,也催老了無數的紅顏。
  然而,當你浸淫在優美的文字中,沉醉在浪漫的文學空氣裏,是否會拂盡眉頭淡淡的輕愁,抹平心底淒苦的創傷?苦難和挫折,對於善省者來說,就是一筆無形的精神財富,它使你立足更高,看的更遠,立體地悟透人生,即使如女性之柔弱易感,也會為荊棘插上鮮花,也會在淒寒的月影中意想嫦娥,在曼妙的詩思中,泛出淡淡的微笑。
  生活無憂,衣食富足的小康年代,養尊處優的太太小姐們出入美容院、瑜伽館,描眉塗唇,減肥塑身,奢望用玉脂香粉留駐韶華。閑極無聊的貴婦人挎名包,開寶馬,豢養寵物打發時光,或者在舞廳賭場毒品上尋找刺激,演出了一幕幕充斥銅臭的鬧劇。
  漫天的煙花飛散之後,連炫富也已疲倦,何不把炫才當作另類光環,把人文境界當作人生更高的精神追求?夜闌人靜,聽一曲優雅的讚美詩,或者輕誦禪音,你是否會拋卻酒精和尼古丁的麻醉,是否會撕去金碧輝煌的假面,清新自然、輕鬆自適地享受生活、奉獻愛心呢?
  十九世紀的英國,一個窮牧師的家,勃朗特三姐妹圍著火光微弱寒意重重的壁爐,在津津傳閱著滿櫥的名著,在熱烈地編織著屬於自己的童話。她們陶醉於絢麗的文學夢幻,在富足的文化營養中忘卻了肚腹的饑餓,視貧窮如蛛絲。呼吸著醇醇的人文氧氣,勃朗特們一天天地成長、成才,雖然也有無米下鍋的難堪,也有捉衿見肘的切膚之冷,但是,書卷氣充盈了小姐妹們的靈魂,她們沒有自卑,沒有沉淪,在磨難中學會了獨立、自強、樂觀,這才有了名標千秋的《簡?愛》、《呼嘯山莊》!
  十幾年後的美洲,美國的馬薩諸塞州的一個小鎮,居住著一位開創了美國詩歌新紀元的女性——狄金森,她生活得富足而平淡,棄絕繁瑣的社交,也無暇去旅遊,只是在操持冗冗家務之餘,沉浸於自我的微觀世界,纖細地感受身邊的自然家園,構思精妙多彩的詩句,觀察社會的嬗變,思索人生的真諦。因著對生命的深深摯愛,因著對文學的不懈執著,她內省而充實,不乏思辨和超越,閃耀著洗盡鉛華的樸素光輝!這樣的書卷女性,她的一生不曾虛度,於無聲處炸驚雷,在平凡中誕生偉大,堪為人文主義的千古典範!
  因著網路而紅紅火火卻又神龍不見首尾的安妮寶貝,那個居無定所、喜好流
返回列表